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zhang | 28th Nov 2013 | 小說 | (14 Reads)


一直都是相信前因的,喜歡那句,所有的相逢都是久別的重逢。三千世界,掠影浮光,看一場菩提花落,又花開,於是,心中的希翼便也明朗清澈著。這世間,總會有人轉山轉身的而來,不為擦肩,只為延續那前世未了的情緣。

也許,匆匆短暫的停留,續完了那盞杯中的茶,又會繼續趕往下一站,也許,亦會停留,相伴那一生一世的不離,在這聚散離合裏,緣際流轉,情深緣淺,已經不重要了,起滅本也不可預測,那個相識相知的過程,已然是一場完美的蓮開。

生命中總會有些無法割捨的情結,會伴隨著我們在夢與現實之間徘徊。彼時,那些輕柔的話語,總是會無意識的觸碰到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其實,關於曾經過去的往事早已模糊,遲遲不肯放手的只不過是那些美好片段的記憶,只要記得,有些離別無須回眸,就像一些往事已不必再追憶,如此,就好。

也許,當風零落這季的蒹葭心事時,那些記憶裏的紛紛又會與回眸間生動了眼底的溫柔。流年的畫卷上,還清晰的刻著櫻花雨的浪漫,指尖的獨舞,卻漸涼了浮生安暖。煙雨的相遇,永不言棄的約定,還翩躚著塵世的荒蕪與蒼涼,斷橋的離歌,卻已將回憶定格成生命斷章的流年,落幕,逝去。

只需,在季節的回廊裏,低眉,用一襲輕盈將歲月賦予的痕跡淺淡刻畫,無論好壞,都知道,那是成長贈與的曆練,然後,微笑著,將舊時光,如風乾的花蕊般,夾在書頁間與歲月同眠,以吻封之,不再翻閱。

歲月的渡口,隔著萬水千山,與那熏醉的煙波裏,允我,依然可執一箋素綾小篆 ,描一幀丹青錦畫與錦瑟。月夜雨中的溫柔,細柔的話語,宛若一朵花的呢喃,輕攏這縷花香,與浮生的光陰裏繾綣成一簾紫夢。那一襲心菲處,濺起的一點溫暖,以足矣暖了這涼薄的塵世。 遇見 從此,我們便是路人 心里,那份宁静 朋友 人生旅途 小儿需要的五大能量 希望 紅塵悠夢 傾盡所有去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