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zhang | 3rd Aug 2009 | 小說 | (48 Reads)
   上完四年級,要到離家15裡的另一所國小──塘坊村完小上學。這時我媽覺得自己的兒子要出遠門了,才用鄉裡救濟的棉布給我縫了一條新褲子。穿上新褲子,我好像頓時覺得自己是個人似的,天天走十幾裡路也不覺啥。看到同學們有家長用車接送,我走累了見過路的農耕機便往上趴,等別人一發現就趕忙往下跳。有一次跳車時急了些,摔得就差沒斷骨。塘坊村完小是我第一個遠離家鄉求學的學校。這個回民學校不但不收學費,且每人每月補6元錢。這個錢對我來說可不算少,我感到太福祉了。不過時間長了也有了難事。二十幾個人住一間大房,冬夏都睡在地上,夏來熱死,冬來凍死。頭一個冬,我的兩腿就凍出了凍瘡,手也凍得膿血常流,痛得鑽心一般。最使我難受的是,每月大家回家後同學們總是大包小包地帶回許多饅頭到學校,而我就連一點鹽都帶不起。我們是自己開伙,每次我只能是把麵條放入鍋裡白水一煮就吃了,且都是兩頓一起煮好。看到同學們吃白饅頭,我真是直流口水。在塘坊村完小的兩年中,母親曾幾次不讓我再上學去,可每次她一提我就拔腿往學校跑。有一次導師在課堂上針對幾個同學數學成績不好說了一句話對我印象極深,老師說︰“貧苦農家的娃娃,只有靠讀書才能走出苦難生活。”這句話我至今仍深深地烙在心裡。而同時,我似乎也悟出了了一些人世間的事理,為此我開始深深地同情起我那受難的母親了,再不跟她頂嘴作對。尤其每次回家看到母親白發滿頭,馱著背在地裡獨自干苦活累活時,我心裡好酸好酸。那年正好出嫁的姐姐送了我一輛單車,於是我便每天不等放學就騎車趕回去幫媽干活。老師為此批評我,因為我的成績因此而下降了。母親知道後就天天在我耳邊嘮叨著說干脆休學得了。我不同意,但成績掉下來是要命的事,眼看輟學又一步步逼過來。最後還是導師和我姐說服了媽,使我又繼續學下去。當時快要考國中了,我發憤趕上,終於考上了當地的河壩中學。 搬屋公司 減肥 租車 泰拳 Office Furniture 環保回收   
    上完四年級,要到離家15裡的另一所國小──塘坊村完小上學。這時我媽覺得自己的兒子要出遠門了,才用鄉裡救濟的棉布給我縫了一條新褲子。穿上新褲子,我好像頓時覺得自己是個人似的,天天走十幾裡路也不覺啥。看到同學們有家長用車接送,我走累了見過路的農耕機便往上趴,等別人一發現就趕忙往下跳。有一次跳車時急了些,摔得就差沒斷骨。塘坊村完小是我第一個遠離家鄉求學的學校。這個回民學校不但不收學費,且每人每月補6元錢。這個錢對我來說可不算少,我感到太福祉了。不過時間長了也有了難事。二十幾個人住一間大房,冬夏都睡在地上,夏來熱死,冬來凍死。頭一個冬,我的兩腿就凍出了凍瘡,手也凍得膿血常流,痛得鑽心一般。最使我難受的是,每月大家回家後同學們總是大包小包地帶回許多饅頭到學校,而我就連一點鹽都帶不起。我們是自己開伙,每次我只能是把麵條放入鍋裡白水一煮就吃了,且都是兩頓一起煮好。看到同學們吃白饅頭,我真是直流口水。在塘坊村完小的兩年中,母親曾幾次不讓我再上學去,可每次她一提我就拔腿往學校跑。有一次導師在課堂上針對幾個同學數學成績不好說了一句話對我印象極深,老師說︰“貧苦農家的娃娃,只有靠讀書才能走出苦難生活。”這句話我至今仍深深地烙在心裡。而同時,我似乎也悟出了了一些人世間的事理,為此我開始深深地同情起我那受難的母親了,再不跟她頂嘴作對。尤其每次回家看到母親白發滿頭,馱著背在地裡獨自干苦活累活時,我心裡好酸好酸。那年正好出嫁的姐姐送了我一輛單車,於是我便每天不等放學就騎車趕回去幫媽干活。老師為此批評我,因為我的成績因此而下降了。母親知道後就天天在我耳邊嘮叨著說干脆休學得了。我不同意,但成績掉下來是要命的事,眼看輟學又一步步逼過來。最後還是導師和我姐說服了媽,使我又繼續學下去。當時快要考國中了,我發憤趕上,終於考上了當地的河壩中學。   
    上中學不再像國小那樣簡單,光學費就好幾十元,媽媽硬著頭皮找到學校領導,給我免了學雜費。但偏偏這所中學學風太差,同學們不好好學習,老師在外面做生意,幾天不來上一課7,盼星星似的上一課就給你灌幾節課的內容。回家我對媽一說,媽就接過話茬說,這種學校你還上它干啥?回家吧,過兩年媽給你娶個媳婦,持家過日子。我聽後連說了幾個“不”字。其實在我們那兒比我稍大些的人就娶媳婦的事很普遍,媽說的也是實話,可我怎么也不想走那樣的路。我要讀書。這回是姐救了我,她給我轉了一個中學,離姐家近的中寧縣長山頭機械化農場中學。這個學校要好些,所以我也特別賣命學習,多次獲得競賽獎。   
    上學的日子就這么艱難地拼掙著,我媽的身體卻越來越不如以前了,病魔一直折磨著她,而她仍要下地在農地工作。我唯一能做的也只是每周回家力所能及地幫她干些活。國中畢業後,母親在病榻頭長一聲短一聲地對我說,你要是再想念書,就只能報中專。我知道報中專是許多農村家長希望子女走的一條路,因為這條路既可滿足子女們上學的願望,又可解決家長們的負擔。中專出來後就可以參加工作掙錢了,而上高中如果考不上大學在家長們看來是極大的浪費,不值得。看著媽那滿頭白發和滿臉的縐紋,我無言可語。然而我的內心又多么想現實自己的“大學夢”。考中專和考高中偏偏又是在同一天,而且只能報考一樣。那天我的兩條腿緊張得直抽筋,因為不知道自己到底該往哪兒走?後來我還是進了考高中的教室……但出了考場,我知道儘管自己作出了屬於自己的選擇,可要過媽這一關太難太難了。果不其然,在我上高中的頭一天,媽拖著重病,從40多裡外趕到學校,硬是把我拖出了教室。當時我完全不知所措,只有眼淚在我臉頰上流淌。我多么不願意離開學校,可看著母親那近似乞求的目光和不可抗拒的神色,我無可奈何地跟著她走出學校……   
    當走出校門時,我知道這回可能是永遠告別讀書生涯了。那之後的日子裡,我天天同母親一起下地,可站在田野裡的我,望著蒼天和黃土,整天發呆。母親或許看出我的心思,便開始給我張羅相親的事。有一天,她帶著我越過一道又一道丘,翻過一座又一座山,來到海原縣的一個農戶家。我見到了那個“對象”,她比我還大兩歲,一看那傻乎乎的樣,我心裡就別扭。回家的路上就對媽說我不同意這門親事。媽則開導說,山裡的姑娘聘禮要得少,我們窮人家能娶上一個媳婦就是造化了,你還有啥嫌的?可我說什麼也不願。沒法,我便偷偷跑到學校找到了高中的導師,訴說了自己的心思。導師同情我,他又找到我姐,倆人坎坎窪窪跑了幾十裡路找到我媽。那天他們在屋裡說事,而在外面的我就像經歷了一場命運的生死抉擇。我記得清清楚楚,天快黑的時候,導師從屋裡走了出來,他見我蹲在牆角處,便直徑走過來。他說的話讓我整個心兒都感到震顫︰“你媽太不易了﹗王文喜,好好學習吧,千萬不要辜負了她老人家……”   
  我聽後嗚嗚地大哭起來,我是跪在地上哭的。當時我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再比我母親更偉大的人了,她的那份恩愛我一輩子都還不完﹗   
    這是我第四次綴學後又重新進了校門。但是,窮人家的孩子進了校門未必就能把書讀完讀好。說句實實在在的話,高中三年,為了不再使綴學的惡夢在我身上發生,我完全是用自己的肉體驗証了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我新上的學校是中寧縣鳴沙中學,離我家很遠。平時沒有錢買回家的車票,所以每逢週末和節假日我都不回家。我是這個學校唯一的外縣學生。同學們一周回家一次,帶足了伙食再來上課。可我一個學期只回一兩次,每次從家背一小口袋媽炒好的熟面和一壺咸菜要準備過好幾個月。學校裡同學們吃飯都得把自己帶來的食物蒸好後上灶去端,每逢這時,我可憐極了。因為我總是兩手空空,所以開飯時同學們爭先恐後去灶前端飯時,我就裝著自己根本不餓似的跑到教室裡伏在桌子上睡覺。實在餓極了,我就等課間同學們玩的時候一個人悄悄跑到宿舍抓一把炒面用水沖一沖、攪一攪便吃了,也不管水開不開。日久天長,我的胃得了病,現下還沒好,一疼起來渾身冒汗。一到星期天、節假日,同學和老師們回家後,宿舍裡就孤單單地留下我一個人,日子便更難過了。一兩天吃幾把面糊糊是常有的事,夏天還好些,有些同學家裡需要人手干些農活,我就跟他們回家幫忙也能填個肚子。可冬天就慘了,白天吃不上,晚上宿舍裡冷得厲害,我只好夜裡起來到操場上跑步取暖。時間長了,到高三時,我身體頂不住了,經常頭髮暈。後來好心的導師看我實在太可憐,便讓我到他家,每週末使我能吃上一頓飽飯……就這樣我讀完了高中。由於長期在貧困與壓抑的狀態下學習、生活,又臨場沒發揮好,第一年高考沒考上。媽知道後說什麼也不讓我再進校門了。室內設計裝修傢俬訂做家居裝修住宅裝修 Interior DesignHome DesignOffice DesignResidence DesignFit FurnitureDecorative WorksInterior Designoffice interior designinterior design company這回我又忍忍心沒聽她的,重新補習,終於在95年以當地前幾名的成績考上了中國農業大學。拿到錄取通知書的那天,我又是驚喜又是悲傷,驚喜的是我終於考上了大學,悲傷的是媽媽此時已成了個躺在病床連說話都沒多少力氣的69歲老人。在我離開家準備到北京上大學與她告別時,老媽只有流不盡的眼淚和一雙顫抖不止的手在拍打床鋪……   
    王文喜說到這兒再沒往下講,那發顫的雙唇叫人看後鑽心地疼。   
    “你媽現下怎樣?”   
    “我已經很長時間沒見她了。姐姐來信說她病一直很重,就是舍不得花錢去看病。”   
    “她有錢看病嗎?”   
    “有些。我給的。”   
    “你?你連填自己的肚子都成問題,拿什麼給她寄呀?”   
    “總是有辦法的。再說學校和同學們給我不少幫助……”   
    “寄多少?”   
    “每月50來塊吧。”